瘤牙

身虽囿核桃,心为无限王。

所有在该努力时感慨失败的思辨都是懒惰的借口。

表达欲终将消失。

    她觉得我这么做是幼稚,是小孩子的举动。

    这点我也有自觉。

    但她永远都不会明白,曾经面对相同境遇不敢有任何言语的我为自己怯懦而感到的痛苦和强烈的不安,比起再现无法发出声音的卑鄙模样,暴力反对,是我最大的进步。毕竟你能指望一个憎恶自己到对自己剥皮折骨,只为让过去自己彻底消失的人,心中有几分善意与包容呢?

   

    我只有平静的怒火,想要把自己从脆弱与非独立的桎梏中解脱,否则不安将让我寸步难行。

哈哈哈哈码

阿谦:

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死亡对死者只意味着终结,死亡只对生者有意义。
如果是这样的话,在我逼迫自己不去在意我认为不值得在意的事情,舍弃我认为我不值得有的情绪后,随着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的自尊心,愧疚感与羞耻感的渐渐消失,我仿佛只有一条路可以终结无聊的痛苦。

不对,我怎有可能会无聊?

没可能的吧?

长久以来,我以为我已经失去了对所谓值得可怕的事物的恐惧感,但实际上,我只是用个别的事物的更深的恐惧感来代替大部分恐惧。换句话说,大概就像是恐惧转移,将恐惧集中,集中到我必须在意也是我选择在意的东西上,便可以让我在大部分时候不受恐惧束缚,靠近那个无所畏惧无所牵挂的人,这让我感到心安。然而当这个恐惧操控失控之时,所有的值得恐惧之物给我带来的不安痛苦与压力全部加倍,然而就和很久之前一样,我的恐惧如今仍只能由我自己一人面对,无法消解,似乎又只能转移。不知道我还能撑几次,哈。

她坦诚相待我满口谎言,她体贴入微我背信弃义,她万般迁就我自私自利。我身边只剩你,但我连你都留不住。

片段

Shnader发现一件有点麻烦的事情,这让她难得感觉有些不知所措。她发现自己是骨子里的冷漠和自私,不是刻意去改变就可以改变的了的,因为她阻止不了那些一闪而过的思想,血腥污浊,甚至让她自己都觉得恶心。她不知道这些恨意是从哪里来的,转瞬即逝无迹可寻但无法忽略。这让她想起血缘,大概有些东西是带在骨子里的。她自嘲地笑了笑,无稽之谈罢了

片段

你是Shnader,那我又是谁呢。这个问题的答案从来都不重要,因为她早就被决定好了要走这条路,早在她记事之前,有些事情在潜移默化中就决定好了她今天做出的决定。没什么好后悔的。
她也许有最开阔的思维,但正因为如此她更愿意被规划在人类的条条款款里。那是文明与智慧,因为尝试是未知的,她早就过了爱冒险的年纪,只有一成不变能给她带来安全。但她本就不可能过上这种波澜不惊的生活,这是她改变不了的,那是她无论如何也只有永远被压抑在之下的东西,而她甚至不会知道那是什么。

我需要一张封面而已【猫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