瘤牙

封印解除倒计时。

    她觉得我这么做是幼稚,是小孩子的举动。

    这点我也有自觉。

    但她永远都不会明白,曾经面对相同境遇不敢有任何言语的我为自己怯懦而感到的痛苦和强烈的不安,比起再现无法发出声音的卑鄙模样,暴力反对,是我最大的进步。毕竟你能指望一个憎恶自己到对自己剥皮折骨,只为让过去自己彻底消失的人,心中有几分善意与包容呢?

   

    我只有平静的怒火,想要把自己从脆弱与非独立的桎梏中解脱,否则不安将让我寸步难行。

评论